31

2020-07

一株情调 一盆乐趣

新闻来源:盾构设备管理中心作者:张岩责任编辑:梁赟潇日期:2020-07-31

一抹恬静的阳光,一点清澈的绿意,几粒光洁的水珠,再弥漫些许泥土的清香,摆放在娇小的盆钵里,不胜可爱,放在办公室的一角便可驱散满屋的阴沉,这是宝哥喜爱绿植的原因。

每一盆绿植都是一幅微缩的自然风光,草木翠绿挺拔,在细细的土壤之中扎根,繁茂。枝干或笔直或盘曲,将青翠欲滴的叶片戴在枝头,小心翼翼的收集着室内寥寥无几的光,在办公室这种充满工业气息的地方,它是唯一能代表生机和活力的东西。

但我养不活它,不管别人再三的告诉我这种东西有多好养。奉行极简主义的我为了减少每日浇水的麻烦,去除了我身边一切多余的东西,办公室里向来充斥着一片死气,任其消磨。日复一日,习惯了四周暗淡的灰白色,也习惯了这种纯粹的办公氛围。

我所在的办公环境并不是完全没有自然气息,隔着走廊,窗外便是一方绿色,暴露在的烈日下,浸没在暴雨中,撒欢的生长。在合肥闷热湿润的夏季,植物的长势迅速,修剪整齐的草坪不到一周便又会浮现出枝繁叶茂的野性。我一直认为,这样强大的生命力才是植物应该具备的特征,我一直庆幸,一抬头就能够欣赏到满园的自然之景,有这些不就足够了吗?

如果说办公室充满着人类的工业气息,那么实验室就是这种氛围的集大成者,我隔壁就有一间。

液压油品检测实验室里放着不少的仪器,旁边的货架上摆放着各台盾构机寄回来的油样,墙上挂着一大张记录表,上面记录着每台盾构机液压油质量检测的实时数据。负责人宝哥几乎每天都要在这间实验室里查看油样、摆弄仪器、上墙填表,实验室里无时无刻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对于他来说,他的工作还不止于此。

宝哥很喜欢盆栽,各式各样的绿植布满了他工作的房间,有挂在墙上的,有摆在桌上的,有靠在门边的,不胜枚举。一米阳光从窗口浸入,货架上装着各种液压油的透明塑料瓶向外折射出金黄色的光泽,与叶片的青翠交相辉映,工业与自然两种风格的完美融合,忙碌于悠闲两种情调的相互碰撞,在十几平米的空间内迸发出别样的色彩,相得益彰,这种景象,我从没见过。

我很喜欢去他办公室“蹭”取一些雅致的气息,隔三差五去他办公室坐上一坐,久而久之,他的实验室也成了我第二个办公的地方。随着夏天的来势汹汹,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变得燥热不堪,我便索性抱着我的电脑去了隔壁,贪婪的享受着无尽的清凉。

宝哥不小气,相反,对于能够欣赏他嗜好的人来说,宝哥十分“乐善好施”,主动分享出自己一手栽培的荫蔽。一杯清茶香甜淡雅,几句闲谈风趣别致;不会担心自己被打扰,也不用担心会妨碍他,与万物不争,共生共长,在这里待久了,真不觉得这里是一个办公场所。

清凉让我收回浮躁的心情,浑浊的思维也逐渐恢复清澈,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跳动,工作的进度在不断的加快,心情也从烦躁重归喜悦。

“你知道‘情趣’二字如何解释?”见我开始闭目养神,宝哥突然问到。我对这突如其来问题不知所措,感到些许尴尬,见到宝哥一脸严肃,便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情调和趣味?”我反问到。“不错,情调和趣味,在我这里你能感受到这满屋的情调,但是体会不到它真正的乐趣。”宝哥说完继续做着他的工作。我对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

临近下班,我收拾好我的办公物品,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进门,压抑气氛便扑面而来,蹒跚的走向椅子,缓缓坐下,身子一沉,肥硕的身躯立刻陷了进去,再想起身却发现动弹不得。思考再三,我决定舒缓一下,养精蓄锐,再开始与疲乏的斗争。

打开未完成的文档,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先前的轻盈手指逐渐变得肥硕且笨拙,大脑很快也转不动了,放松的形式从眨眼到闭眼到伸懒腰,再到不停的刷着手机,颓废开始主导着整个躯体。

想起窗外的一片绿意,我抬头望去,眼神却怎么也无法从那十几寸的屏幕上挪开,如果说人类的进化是智慧诞生到发展的过程,现在的我显然是退化了,退化到了犹如一滩无脊椎动物瘫软在座椅上,只想着如何才能放弃思考。

挣扎着站起身,伸个懒腰,勉强的向窗外望去,天色已晚,窗外再没浮现出旺盛的自然气息。回想起宝哥和我说的话,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和宝哥显然是两种状态的人。宝哥三十出头,嫂子刚有身孕,正是宝哥身上的压力与日俱增的时候。工作和家庭两边的繁忙并没有压倒这个憨厚的汉子,相反,随着新生命降临的日期逐渐接近,宝哥喜悦与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除去工作,他家里养着一只橘猫,平时最大的爱好是垂钓,办公室里供着盆栽,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隐居田园的仙人之气。笑口常开,是他的为人写照;随遇而安,是他的生活态度。

宝哥的工作要求他经常出差,协助各地的盾构机组管理液压系统。远离办公室的舒适环境并没有对他产生丝毫的影响,置身油污与泥浆四溅的环境之中也能从容的应对手中的难题,他的乐观感染着身边一同共事的人们,宝哥的尊称是所有人对他工作态度的肯定。

没过几日,宝哥又要开启一段新的征程,临行前一天,他让我配了一把实验室的钥匙并交由我保管。“知道你小子喜欢来我实验室办公,给你配把钥匙,以免你从窗外看着干着急。”宝哥一边说着一边把钥匙递给我,我连忙谢过,正准备接,宝哥突然把手缩回说道:“给你可以,但是不白给,夏天天热,要帮我照顾好我的盆栽,记得浇水,晒太阳,换土,浇水不能浇多了,漫过根尖就好了,水要记得换,大概一周换两次,太阳不能晒久了,顶多一上午,换土不能……”我一只手悬空愣在那里,听他讲了好一阵子的“盆栽保养规范准则”当钥匙落在我掌心的那一刻,感觉这把钥匙很沉。“回头我微信再发一遍给你,要好好养,要是我回来发现花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宝哥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转身拉着行李箱走了。我呆呆的看着钥匙,“如果我现在把钥匙还回去,应该还来得及。”一抬头,望着宝哥提着箱子的背影,长叹一声,转身进了实验室。

照顾这些绿植的工作起初并不容易,因为他办公室里的盆栽实在是太多了。我按照宝哥要求定期浇水、晒太阳、换水、换土,虽然工作并不难做,但步骤琐碎,我也犯了不少次低级错误,浇水浇到一半接个电话便忘了,把绿植放在窗台晾了一天也没拿回来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时有发生。最开始的一周,经常手忙脚乱,像照顾小孩一样对待这些盆栽们,别人看我这样笨手笨脚都暗地里心急,一周过后,我努力的成果开始渐渐明朗,好消息是,我开始慢慢熟练这些工作,坏消息是,这些盆栽快蔫完了。

我有点绝望,更绝望的是宝哥出差时常打电话给我,除了工作事务之外也会聊聊家长里短,唠家常时总会顺便关心下他的宝贝盆栽。一开始我要经常刻意的关注实验室内各个盆栽的长势,由于每天都会做此类的工作,对这门手艺也越发熟练,开始自觉地在工作之余去浇点水,晒太阳,换水等,以至于长时间不盘它们,总觉得少了什么。对盆栽的养护其实并不需要时时刻刻的关注,疲惫时看上一眼,为叶片喷洒些清水,烦闷时散步出户,给盆栽享受下阳光,“随意些就好”这是宝哥在电话里对我的叮嘱。

随着日复一日的悉心照料,一盆盆绿植从起初的奄奄一息到现在的生机勃勃,植物的叶片也从蔫黄恢复了本来的颜色,在枝头还有些新芽在旧叶的围衬中等待着盛开,满盆渐变的绿色愈发旺盛,给周围的一切带去生命的力量。午后的阳光从窗台向屋里轻轻试探,徐徐微风带动着窗帘微微起伏,清凉和淡雅又回来了,青脆与金黄又开始互补,暂停指尖的忙碌,合上双目,静静的感受着亲手培育出来的片刻恬静时光。

宝哥出差了一个多月终于回来了,推开实验室的房门,干净如初,绿意依旧。

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屋里也不再昏暗,瓷砖地面反射的一角阳光照亮了整间办公室,我的办公室的变得通透起来。

现在的我已与之前大不相同,不再萎靡,也不再沮丧。我终于知道我差的乐趣在哪里,抬头望去,窗外生机盎然。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