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20-09

”希望“之花在工地绽放

新闻来源:昆明清水北部片区道路工程项目部作者:陈思鹏责任编辑:梁赟潇日期:2020-09-04

物质与精神同在,物质是精神的载体,精神是物质的体现。离开物质保障,生活便将难以维持下去,精神享受将受到严重影响,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这个道理。现实中的我们都需要物质来维持生活中的日常开销,我们做不到陶渊明:“种豆南山下,悠然见南山”般的洒脱;更做不到《论语》中子曰对颜回的评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乐”这种超脱世俗的精神境界。现实中,如果三个月钱包没有收入,必将给一大批人带来恐慌,这些人包括金融家、企业家、背负着房贷车贷的青年…

对于工地上的农民工来说,谁不是这样呢?为了多挣点钱给家里面寄回去,漂洋过海、背井离乡的来到工地上。他们心中想着同样的话语:“没有钱,谁来这种鬼地方呀!”工地上虽辛苦,但却也能挣钱。对于受学历限制的他们来说,上工地成为他们养家糊口的重要途径之一。

老陈头是工地上的一名杂工,只要有需要到他的地方,他准会及时出现。谈起他的遭遇和身世,有种难以诉说的伤“痛”。首先是出身贫寒,兄弟姐妹多且生活在田地少的农村,家庭条件并不好,加上老父亲年迈多病,这给本已贫穷的家庭带来致命性的打击。如果再算上自己的孩子上学的开销,可以用雪上加霜,伤口撒盐来形容。

四号线结束之后,热心的领导又介绍他到清水北部片区道路工程项目部干活,这次他的工资有了明显的上涨。领班人也看出了他的付出,常从侧面去了解他家庭的一些情况。在农民工寝室,他舍不得买衣服、舍不得买水果吃,起先工友们误认为老陈头是一个吝啬的人,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长久的相处,他们彼此走进了对方的心灵。“原来老陈过着这么艰辛的生活啊!”,一天晚饭之后领班的小王惊讶地叹息到。

之后老陈头的床上会时不时“生”出一两个水果,有时候是苹果,有时候是桃子,有时候是梨子,反正一两个星期水果会莫名其妙的爬上老陈头的床头。不好意思吃的老陈头拿着水果问工友,每当工友被问,他们准会说:“我们买了很多,吃不完,分你几个吃。没事,吃吧,不够还有。”几乎每次都这样回答。确实这帮工友是相当的热情,每当我进入他们寝室的时候,他们总会拿出他们在市场上购买的水果、零食来与我分享,串几个寝室,我几乎能满载而归,离开之时,手里绝不会空荡荡的。

中铁给了老陈头一个十分难得的缓解家庭经济压力的机会,工地重新燃起了老陈头对生活的希望。歇息的时候,老陈头告诉我:“小陈啊,要不是中铁工地收留了我,我早就去路边捡破烂去了啊!”看着年过半百的老陈头,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因为现在年龄超过五十的人是很难进厂打工的,去给别人当看门的保安也不行了,因为老陈头文化水平低,大字不识几个,加上他近几年来老是记不住事,所以别人也不敢用他。还好老陈头的力气比较大,虽一顿能比别人多吃几碗饭,但是力气劲足啊。从早到晚的干活,晚上躺在床上绝不会像其他同龄工友那样接二连三的呻唤。他自己嘲笑自己道:“我都一把老骨头了,想不到身体还很健朗,看这情况至少还能在你们工地干个三五年”。老当益壮在他的身上得到具体展现,这样的精神让其他工友,让我肃然起敬。

令老陈头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怕有一天自己生个病,突然倒下,或者是来场倒霉地病,使自己几天或数月不能上工挣钱。他明白自己是家中的顶梁柱,自己倒下了,整个家就完了。近来入秋,天气开始变化,寒风肆虐着施工现场,老陈头提心吊胆的,身体的小感冒好了、胃舒坦了、头不疼了老陈头那颗悬着的心才会安稳地被放下。

跟着城规分公司昆明的几个项目,老陈头确实尝到了甜头。不仅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还给家里面寄回了不少钱。解决了家庭的生活开销,以及家中孩子上学的费用。每当谈起公司,老陈头那激动的心就拼命地往外跳,每当说有活干了,他的手就越发止不住地“发抖”。工地上开工,就证明自己有活可干,有饭可吃,有钱可拿!

淳朴厚实的老陈头无辜地被现实这道墙拦住了前往美好生活的道路,但他并没有放弃对物质的追求,对活着的追求,他只是以劳动的方式来获得社会提供的物质保障,获得别人对自己的尊敬!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