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21-01

弃医从文的2020

新闻来源:盾构设备管理中心作者:徐黎责任编辑:张文恺日期:2021-01-01

窗外泛黄的草地已披上白霜,寒冬已至,办公桌上的新台历也在翘首以盼2021年的到来。算算时间,我成为盾构公司的一份子已经足足八个月。我从头戴燕尾帽的白衣天使转变成一名拿起笔杆子的办公室干事,这一年,对我来说是突破也是挑战。

五月初,我脱下护士服,摘下燕尾帽,踏入盾构公司的大门。初到的新鲜感很快被各种表格、文件通知、规章制度冲刷的一干二净。我像是一位浑身不适却找不到病因的患者,不知该从哪里下手对自我进行诊断和护理。幸运的是同事们的关爱和帮助并没有让我这个“病患”慌张太久。

五月,我将身边陌生的面孔都清零;六月,我把库房物品重新规整、分类标签放置、规划采购,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七月,我已经可以独立完成文件通知的草拟、会签及流转工作;八月,印章的看护“大权”落在我的手中;九月,城轨分公司盾构公司在定远维保基地举办了DZ132盾构机盾构机维修下线仪式,我参与了招待及后勤保障工作;十月,我获得中铁四局工会举办的书法比赛行书类二等奖;十一月,主责完成了盾构公司后方七十人体检工作及两百多一线员工体检资料的统计上报;十二月,盾构公司和我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了《铁道建设报》和城轨分公司的网站。这一步步的蜕变成长,有欢笑、有辛酸,但值得。

回想起来,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刚到办公室,综办副主任汪春玉给我拿来了一本《一封家书》和一沓《铁道建设报》让我认真阅读领悟,对我说“想把工作干好,要先了解你现在身处于一个什么单位,这个单位是做什么的。我们作为办公室员工,不仅要完成本职业务,还要担负起单位的宣传工作,这是个漫长又孤独的过程。”那时的我还没完全理解汪姐这句话的意思,总觉得这好像并不是我的主要工作,也觉得有汪姐“罩着我”,所以迟迟没有重视起来。真正让我开始改变是9月25日盾构公司在定远维保场地举办的那场观摩会,DZ132盾构机刀盘转动起来,大家为之鼓掌欢呼的那一刻,我内心的波澜再也无法平静。身在盾构公司的自豪感由心而生。我暗下决心:努力学习写作,用文字记录下这一刻,还有以后属于盾构人的每一次辉煌时刻。和更多的人分享我们的喜悦和骄傲。那一刻,我真正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汪姐常打趣说“小徐这打针加药的手,没想到拿起笔杆子做起事情来还挺有模有样、干净利索。”这份夸赞陪伴我走过2020。2021新年伊始,我会继续秉持严谨认真地工作态度,精进自己的业务水平,努力提升写作能力,突破自我。以前的我,用双手护理患者,现在的我,要用手中的笔,谱写出一首首“盾构赞歌”!

翻开桌上的新年日历,坚定地迈向这充满挑战和无限可能的2021新征程,和盾构手们一起扬帆起航!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