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18-04

老房子

新闻来源:苏州地铁5号线2标项目部责任编辑:孙鹏日期:2018-04-16

“娟儿,房子确定要拆迁了,镇上已经来人量了面积,估算了附属物的价值。”前几日,妈妈给我打来电话,告诉了我这个噩耗。虽然早前就知道,但心里还心存一丝幻想---也许就不拆了呢!当这个消息确定无疑,无力更改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久久不能平静。

我家的房子从我记事起就有了,少说也有25年了。那时候家境还算富裕,大概是头一批盖楼房的,上下两层共六间房,厨房除外,还有两间平顶房,一间用来当仓库,另一间用作茶房。屋前有一口大大的池塘,水不深,但是清澈见底,鱼儿像一个个快乐的小精灵在里面翩翩起舞。池塘边,有我母亲种的五水杉树,笔直笔直的,从小父亲就教育我们说:“做人就要像这树一样,脚踏实地、挺拔向上,平凡却不平庸。”

房子里的灶。小时候,父亲忙着做生意,母亲则农忙,常常让我们兄妹俩自力更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和哥哥围着灶台煮饭做菜的场景。那时候不像现在家家都有煤气灶,点火就可以源源不断的烧。农村的灶台很精巧,大概一米高,一般两口锅,大锅煮饭,小锅炒菜,锅和灶之间天衣无缝,还有灶口和烟囱。两锅中间挖有一个小洞,放上铁罐,装上水,饭好了,洗碗的热水也有了。其实想要烧好灶并非易事。一般都是我在灶下添火,哥哥站在小凳子上炒菜(身高不够,凳子来凑。)刚开始,我没有掌握到诀窍,经常是火快要烧起来的时候又灭了,我气得用火钳在里面瞎捯饬,火没有重新烧起来,我还落得满脸黑灰,哥哥都要笑岔气了,说我是包公。母亲回来后,语重心长的告诉我们:“火要空心,把柴火架起来中间一定要留一个小空,便于火的循环,火才可以烧的旺。但人要实心,真心实意待人,你们之间的情谊才能走得长久。”从此,兄妹俩做人的原则在这灶下被深植于心中。

房子里的蒿子粑粑。春天,我们小伙伴们最爱做的事就是摘蒿子。田埂边、田地间、田野里,到处都是我们留下的痕迹,各自摘好一篮子交给母亲。只见母亲用一把木锤子在新鲜的蒿子上捶打揉搓,诺大的一篮子蒿子因为失去了水分变成了一团蒿子馅。这时候母亲会把腊肉炒得喷香,加上米面一起烫好,再放进蒿子馅不停翻炒,关火,做成一块块小饼,再煎至一面金黄,腊肉米面野菜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从灶头飘到田头,引来两只“小馋猫”。

房子里的人儿。“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父亲是在这间房子里走的,他辛苦半辈子挣来的房子还没来得及认真享用就弃之而去。也是从那以后,母亲外出打工,哥哥辍学,我被寄宿在姥姥家,房子一瞬间空了。那年我14岁,这样的日子一直过到我上大学,哥哥结婚,母亲重新装修,院墙做了起来。再后来,侄子的出生,让这个家又活了起来。有人住了,自然就有了活力。

冷了的灶又热起来了,可是,这下子又要拆迁了......(程娟)

返回